席绢小说中有没有影子和宋克棠的故事

时间: 2019-08-10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「啪!」在躁音还没有泛滥到转为不堪忍受的灾情时,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掌探过来,轻拍了下,便让那尖锐的声响嗄止,教刚转醒的脑袋得回一点安宁,一旦脑袋平静了,他才能好好想著今天有哪些事情要做,并想好处理的先后顺序,轻重缓急。

  每日清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当天的行程确认一遍,然后方才睁眼下床,以从容笃定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天——虽然说他的行程通常是一成不变的。

  嘴边不期然逸出一抹笑,而莫名的笑带动了他一天的好心情。他睁开眼,看到的不是天花板,而是一双美丽并显得冷漠的大眼。

  「你来了。」他只楞了一晌,便温声说著,非但没受到任何惊吓的模样,更还像是在自己单身卧房中看到不应该出现的外人,是件很正常的事一般。

  「早餐想吃什么?烧饼油条?还是吐司火腿蛋?对了,我先帮你榨一杯鲜橙汁吧!」说话的同时,他颐长的身影已经转往厨房而去。

  一会儿光景,当他榨好果汁时,也做好了一份吐司火腿蛋。转身欲端出去,却看到餐桌边不知何时已然安坐了一位清冷佳人,简直像是飘行的幽灵一般无声无息,一点存在的气味都闻不到。而他也是镇定,手上的那杯果汁没荡出半滴,稳稳的轻搁在她面前。

  「怎么只做一份?」清冷的语调逸出自佳人之口,字面上的意思像是关怀,但听起来却像是一种不信任的质问。

  也亏得斯文俊秀的男子有著好脾性,对她的尖锐口气不以为忤,温声回道:「我先做一份吐司,等会下楼包一份烧饼油条上来,你选剩的那一份就当我的早餐。」

  「如果我两份都想尝尝看呢?」像是蓄意寻衅,她的口气益加显得不驯,隐隐光火的味道。

  男子笑了,暂止了往卧室走去的步伐,回身轻靠在餐桌边沿,微微倾身,仔细的端详她。

  他的观察入微与碍眼的好脾气,让她清冷的表相终于破功,再也抑制不住火气,伸手抓起吐司就要往他脸上丢——不,动,如,山。

  这个男人躲也不躲。不知道是自知躲不过她的神速,还是反射神经迟顿到根本像是没长过……或者是基于一种笃定,笃定她绝对不会拿任何东西砸他,伤害他……是吗?

  被暗自捏挤得变形的吐司,恨恨送进了她的樱唇里。终究没给浪费掉。一口一口又一口的,与其说她在解饥,不如称做是泄恨。

  这难得出现在她身上的孩子气行止,逗出他纵容且愉悦的笑意,更教他忍不住伸出一手,轻抚上她总是太过苍白的脸颊。

  碰触,令她的身躯蓦地一僵,全身寒毛顿时直竖,握住吐司的手更嵌紧了几分,死命抑制住所有习惯性产生的尖锐反应,不让自己伤害到他。但一双恶狠狠的杏眼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的怒瞪著他,像两道淬毒的箭,将她的不悦充份表达出来。

  很凶狠,就像是一只防心甚强的野生猛豹,突然被人类触摸时会产生的反应,瞬间就要将人撕碎般的蓄势待发。

  「我现在不想吃了。」重重将手中的食物丢回盘子内。他愈逆来顺受,她愈忿怒,愈想跟他过不去!

  从椅子上起身,就要往大门走去。她不该来的,不该这么失控的,而什么事都没做的他更不该受到她这样火爆任性的对待!偏偏他永远是这样好性情,彷佛全天下人怎样错待他都没关系似的!

  「凝霜?」说他运动神经极差,这会儿又俐落起来了,他一手支在门框上,恰好赶在她越过他之前拦住她。她跌入他温暖的胸怀中,而他这么唤著。

  身子轻轻一颤,就这么依在他怀中没退开,让他的双臂顺势圈抱在她身后,形成密密的守护姿态。

  她讨厌自己这样的软弱,也讨厌他总是慷慨的放送他源源不绝的温暖,从不知拒绝为何物。更讨厌自己也是厚颜索讨他的人之一!

  「我根本不饿,我来这里从来就不是为了要让你替我张罗早餐的!我不缺下人服待!」

  「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每次我来都要服侍我?!」她抬头瞪他,一副审问犯人的模样。

  他轻叹,问:「我这样开始令你感到困扰了吗?」他一直不是个称职的追求者,多年来毫无长进。

  「因为,那是我宠爱你的方式。」他的声音轻轻温温地,迥异于她的冷锐苛难。佛如能穿石的水滴,平和地将她的怒火给化了。

  「我不是你的宠物!不必你宠爱!」美丽的脸蛋再度埋入他怀中,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她充血通红的双耳,让他轻易便能窥见她极力隐藏的羞涩。

  她?哪个她?纵使心思细腻如他,也参透不出怀中人儿口中的她,意指何人。「你说的是谁呢?」

  「她,白水晶。」纵使红晕末褪,她仍是抬头,就为了看他听到这名字时那一瞬间的表情,再细微的波动也逃不过她的审视。

  呀,是了,一个在他生命中已然淡逸而去的名字;如今是他众多姻亲之一的女子。

  他想了一下才明白她提起这名字的理由——白水晶曾经是他学生时代一段青涩暗恋里所镌刻著的名字。

  他感到讶异,并觉得受宠若惊。她,不是这样的女子,她不是,也不屑是的,不是吗?!

  「宋克——」他过久的沉默让原本被他神情取悦的她发怒了,就要连名带姓的叫人——「傻瓜。」他低首在她唇上偷香。不理会这样罕见的举措弄怔了她,温柔的轻吻了许久,直到将她唇上冷硬的线条给吻化了,才又开口。「我只想宠你,不想这样去宠别人。而我唯一宠过的人是你。」

  似是被安抚了,或是被情人的蜜语又给羞著了,她苍白的娇容再度泛滥出红晕。而这令她感到狼狈。为什么在他面前,她的表现竟是愈来愈荒腔走板?她不是这样的人呀!可是这两年多来,只要踏进他这里,她就会变成自己也不认得的人!真是…太堕落了。

  她是道上人人闻之色变的罗刹,是龙焰盟的代主,一个无血无泪的人呀!怎可在他屋子里,在他面前,便变成了一个恶心而小心眼的小女人?真是令自己都厌然得作呕。

  她不该这样的,心里第一万次斥责自己。不可以再做出这种幼稚的行止了,她必须回归原本正常而冷淡的她——「我——」

  「五分钟,马上好。」将她轻按坐在椅子上,他愉悦的在冰箱与流理台间忙碌起来。

  当她疲惫时,当她觉得黑暗漫无止境到几乎要湮没她时,就算顽强的心不愿承认,她不受控制的双脚自会有它的意志,往有他的地方迈去,就像影命定了要追逐著光…

  他想转身,但她不依,不要他看到她现下这害羞别扭的矬样。他没再坚持转身看她,但从他微震的身躯,便可知道他发觉她在害羞,也明白她的心意。

  「一起吃。我不要一个人吃,不要你总是站在一边看我吃。我要你陪我。」她终于放开他,拉他坐在椅子上,不让他再起来忙,她快手快脚的将粥端过来,很快盛好两碗,然后才坐在他身边。

  「嗯?」他只来得及发出这代表疑惑的单音,便再也发不出其他的了——因为她正在吃早餐,开胃菜是他迷人的唇……

  展开全部席绢至今为止并除了《独自去偷欢》外没有其他小说提到关于宋克棠和耿凝霜俩人的故事,但短篇小说《陪你早餐》是说他们生活的片段的。

  至于何掬幽,席绢再很多前篇和后记里都说了:因为何掬幽跟她妈妈何怜幽太像了,所以不会写她的故事

  「啪!」在躁音还没有泛滥到转为不堪忍受的灾情时,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掌探过来,轻拍了下,便让那尖锐的声响嗄止,教刚转醒的脑袋得回一点安宁,一旦脑袋平静了,他才能好好想著今天有哪些事情要做,并想好处理的先后顺序,轻重缓急。

  每日清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将自己当天的行程确认一遍,然后方才睁眼下床,以从容笃定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天——虽然说他的行程通常是一成不变的。

  嘴边不期然逸出一抹笑,而莫名的笑带动了他一天的好心情。他睁开眼,看到的不是天花板,而是一双美丽并显得冷漠的大眼。

  「你来了。」他只楞了一晌,便温声说著,非但没受到任何惊吓的模样,更还像是在自己单身卧房中看到不应该出现的外人,是件很正常的事一般。

  「早餐想吃什么?烧饼油条?还是吐司火腿蛋?对了,我先帮你榨一杯鲜橙汁吧!」说话的同时,他颐长的身影已经转往厨房而去。

  一会儿光景,当他榨好果汁时,也做好了一份吐司火腿蛋。转身欲端出去,却看到餐桌边不知何时已然安坐了一位清冷佳人,简直像是飘行的幽灵一般无声无息,一点存在的气味都闻不到。而他也是镇定,手上的那杯果汁没荡出半滴,稳稳的轻搁在她面前。

  「怎么只做一份?」清冷的语调逸出自佳人之口,字面上的意思像是关怀,但听起来却像是一种不信任的质问。

  也亏得斯文俊秀的男子有著好脾性,对她的尖锐口气不以为忤,温声回道:「我先做一份吐司,等会下楼包一份烧饼油条上来,你选剩的那一份就当我的早餐。」

  「如果我两份都想尝尝看呢?」像是蓄意寻衅,她的口气益加显得不驯,隐隐光火的味道。

  男子笑了,暂止了往卧室走去的步伐,回身轻靠在餐桌边沿,微微倾身,仔细的端详她。

  他的观察入微与碍眼的好脾气,让她清冷的表相终于破功,再也抑制不住火气,伸手抓起吐司就要往他脸上丢——

  这个男人躲也不躲。不知道是自知躲不过她的神速,还是反射神经迟顿到根本像是没长过……或者是基于一种笃定,笃定她绝对不会拿任何东西砸他,伤害他……是吗?

  被暗自捏挤得变形的吐司,恨恨送进了她的樱唇里。终究没给浪费掉。一口一口又一口的,与其说她在解饥,不如称做是泄恨。

  这难得出现在她身上的孩子气行止,逗出他纵容且愉悦的笑意,更教他忍不住伸出一手,轻抚上她总是太过苍白的脸颊。

  碰触,令她的身躯蓦地一僵,全身寒毛顿时直竖,握住吐司的手更嵌紧了几分,死命抑制住所有习惯性产生的尖锐反应,不让自己伤害到他。但一双恶狠狠的杏眼倒是一点也不客气的怒瞪著他,像两道淬毒的箭,将她的不悦充份表达出来。

  很凶狠,就像是一只防心甚强的野生猛豹,突然被人类触摸时会产生的反应,瞬间就要将人撕碎般的蓄势待发。

  「我现在不想吃了。」重重将手中的食物丢回盘子内。他愈逆来顺受,她愈忿怒,愈想跟他过不去!

  从椅子上起身,就要往大门走去。她不该来的,不该这么失控的,而什么事都没做的他更不该受到她这样火爆任性的对待!偏偏他永远是这样好性情,彷佛全天下人怎样错待他都没关系似的!

  「凝霜?」说他运动神经极差,这会儿又俐落起来了,他一手支在门框上,恰好赶在她越过他之前拦住她。她跌入他温暖的胸怀中,而他这么唤著。

  身子轻轻一颤,就这么依在他怀中没退开,让他的双臂顺势圈抱在她身后,形成密密的守护姿态。

  她讨厌自己这样的软弱,也讨厌他总是慷慨的放送他源源不绝的温暖,从不知拒绝为何物。更讨厌自己也是厚颜索讨他的人之一!

  「我根本不饿,我来这里从来就不是为了要让你替我张罗早餐的!我不缺下人服待!」

  「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每次我来都要服侍我?!」她抬头瞪他,一副审问犯人的模样。

  他轻叹,问:「我这样开始令你感到困扰了吗?」他一直不是个称职的追求者,多年来毫无长进。

  「因为,那是我宠爱你的方式。」他的声音轻轻温温地,迥异于她的冷锐苛难。佛如能穿石的水滴,平和地将她的怒火给化了。

  「我不是你的宠物!不必你宠爱!」美丽的脸蛋再度埋入他怀中,却怎么也掩饰不了她充血通红的双耳,让他轻易便能窥见她极力隐藏的羞涩。

  她?哪个她?纵使心思细腻如他,也参透不出怀中人儿口中的她,意指何人。「你说的是谁呢?」

  「她,白水晶。」纵使红晕末褪,她仍是抬头,就为了看他听到这名字时那一瞬间的表情,再细微的波动也逃不过她的审视。

  呀,是了,一个在他生命中已然淡逸而去的名字;如今是他众多姻亲之一的女子。

  他想了一下才明白她提起这名字的理由——白水晶曾经是他学生时代一段青涩暗恋里所镌刻著的名字。

  他感到讶异,并觉得受宠若惊。她,不是这样的女子,她不是,也不屑是的,不是吗?!

  「宋克——」他过久的沉默让原本被他神情取悦的她发怒了,就要连名带姓的叫人——

  「傻瓜。」他低首在她唇上偷香。不理会这样罕见的举措弄怔了她,温柔的轻吻了许久,直到将她唇上冷硬的线条给吻化了,才又开口。「我只想宠你,不想这样去宠别人。而我唯一宠过的人是你。」

  似是被安抚了,或是被情人的蜜语又给羞著了,她苍白的娇容再度泛滥出红晕。而这令她感到狼狈。为什么在他面前,她的表现竟是愈来愈荒腔走板?她不是这样的人呀!可是这两年多来,只要踏进他这里,她就会变成自己也不认得的人!真是…太堕落了。

  她是道上人人闻之色变的罗刹,是龙焰盟的代主,一个无血无泪的人呀!怎可在他屋子里,在他面前,便变成了一个恶心而小心眼的小女人?真是令自己都厌然得作呕。

  她不该这样的,心里第一万次斥责自己。不可以再做出这种幼稚的行止了,她必须回归原本正常而冷淡的她——

  「五分钟,马上好。」将她轻按坐在椅子上,他愉悦的在冰箱与流理台间忙碌起来。

  当她疲惫时,当她觉得黑暗漫无止境到几乎要湮没她时,就算顽强的心不愿承认,她不受控制的双脚自会有它的意志,往有他的地方迈去,就像影命定了要追逐著光…

  他想转身,但她不依,不要他看到她现下这害羞别扭的矬样。他没再坚持转身看她,但从他微震的身躯,便可知道他发觉她在害羞,也明白她的心意。

  「一起吃。我不要一个人吃,不要你总是站在一边看我吃。我要你陪我。」她终于放开他,拉他坐在椅子上,不让他再起来忙,她快手快脚的将粥端过来,很快盛好两碗,然后才坐在他身边。

  但可惜的是席绢的小说没有这几人的故事,现场开码结果。只稍微提到叶问祈与何掬幽的故事,没有单独写。。。太可惜了。


      友情链接:
  • Copyright 2018-2021 现场开码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